🍂欧羊修

emmmmmmxy

【翔叶】年轻的小公爵.1

#欧欧西+宫廷风(练笔ing
#文风间歇性突变(爽x
#标题是什么鬼?

太阳从薄薄的云层中升起,利落的阳光稀稀疏疏地透出来,温暖地拂照着冰冷的山冈。
        一大清早,公爵夫人家就忙得不可开交了。下人们全部抖擞着精神,在作餐间来来往往,两个管事在边上来回踱步,监督着他们,时不时攒着眉头斥着做错事的下人。
        被派出去采购的是两个上了年纪的老妇人(安洁莉和娜塔莎)和一个负责驱车的小伙子(阿托利斯)。一路上,他们眼睛亮晶晶的,神情很激动,互相说着什么“真是太好了”、“感谢上帝”之类的话语。
        到了菜市,安洁莉和娜塔莎一下车,就被在那等候多时的人团团包围着,阿托利斯也是如此。在嘈杂的人群中,阿托利斯涨红了脸,显得是那么的局促不安。安洁莉和娜塔莎则是露出骄傲的笑容。
         “娜塔莎,那是真的吗?英雄真的来了吗?请告诉我!”一个人急不可耐地问着。此时其他人稍稍安静了下来,好奇地竖着耳朵听。
         娜塔莎微微笑一笑,神情倨傲:“那还有假的吗?”
         “噢!天哪!我真想亲眼见到他!他到底什么时候到呢?!可是!”停顿了一下,又继续说,“唉!我真羡慕你,娜塔莎!”
        “也许你可以叫你那不知害臊的女儿半路拦车!”
         安洁莉觉得这两个人继续说下去会吵个没完,连忙说到:“大家都散了吧!我和娜塔莎还有采购任务呢。被公爵夫人骂了没什么,但可不能怠慢了叶修大人!”
        说罢,人群中又爆发了一阵小高潮。
         安洁莉和娜塔莎艰难的挤出人群,拍拍裙子,发着牢骚。但随即一种喜悦的心情重新淹没了她们,两人开开心心地采购去了。
        10点多的时候,叶修还没到公爵夫人家。小公爵(孙翔)焦躁地候在公爵夫人身旁,明亮的蓝色的眼睛不住地往外看,落地窗透进来的阳光把整个会客厅照得敞亮,巨大的吊灯反射着琉璃的光彩。小公爵微翘的金发勾勒着美好的日光,显得十分的耀眼,屋内美丽奢华的饰品都尽失颜色。
        孙翔已经十五岁了,是公爵夫人最小的儿子,也是出落得最可爱漂亮的。公爵夫人十分疼爱他。
        “孩子,过来这儿。”公爵夫人轻声唤到。
        孙翔来到跟前,不明所以地看着公爵夫人:“妈妈?”
        公爵夫人微微笑了笑,抬起素白的手,轻轻地摩挲着孙翔微皱的眉头,说:“你已经15岁了,你要学会稳重,好吗?”
        孙翔扁扁嘴,勉为其难地应了一下:“好的……”
        孙翔对叶修的到来感到十分的高兴,以致于公爵夫人对他的“过激反应”颇有微词。因为叶修是他崇拜和喜爱的对象,并且没人特意让他喜欢这个一面都没见过的人。把他带大的公爵夫人竭力想把他变得跟他哥哥那样成熟稳重。实际上,孙翔的确喜欢自己的哥哥,只是他对这种喜欢多少有一些蔑视。他不想像哥哥那样在宫廷里安安分分地当一个文官。他喜欢的是勋章,他想像爸爸和叶修那样成为一个出色的军人。他直觉不敢告诉妈妈他的愿望,觉得母亲一点这个意思都没有,也许跟爸爸有关系,毕竟爸爸是死于战争的。
        孙翔安安静静地坐到椅子上了,微微低垂着眼眸,不太高兴的样子,时不时扭动着身子,调整着姿势。
        不该这样的,公爵夫人想,他活泼的样子是多么可爱,没有人能够不喜欢他。
        可是……
        这样子下去也不好。一直像个长不大的孩子,礼仪不太放在眼里,真会让别人嘲笑了去。踏不进上流社会,融不入属于他的“圈子”,这样对他的社交真的好吗?
        人终归是要长大的。
        感觉夫人眼神定了定,下了什么重大决定般。
         她觉得她不会后悔的,且认为是一个母亲应该做的。

忙忙忙忙,只挖不填

【all叶】二三其德.1

        #欧欧西 
      
        #叶修戏子设定

       
         夏夜的清风携带着淡淡清香,几分暧昧,几分酒香,叶修只觉得自己似乎也要醉了,又有些累,步伐飘忽不定的。
        转过竹林是一座小桥,然后是一座独立的院子,圆形拱门处守着两个门子。夜深了,路看不太清,两门子待叶修和苏沐橙二人走近了才看见他们,方要有所动作,叶修却朝他俩挥了挥手背,示意他们退下。
        两门子看向叶修,转而又相互看了一眼,竟一时愣住,不知如何是好。
        苏沐橙有些儿恼怒,道:“难道你们不知这里住的是谁?”
        两门子不吭声,低着脸朝地上看。
        这结局不算好也不算坏。
        唱了半宿的戏,此时叶修十分疲乏,倒是没有管太多,只和苏沐橙说了句“进去吧”。
        穿过倒座房,离正房还有一小段距离,叶修有些无聊,边走边懒懒地扒拉着头发,想把定了型的头发给拔散些。苏沐橙在旁看着他的举动,倒是忘了方才的不快,噗嗤一笑。
       “老弄什么呀,回去洗就好了,这样都变丑了。”
       “不舒服嘛…”
       “才多远的路,很快就能回去洗了。”
       “可我懒得洗。”
       “我在桑郂那些日是不是账房的喻公子常来你这儿打下手。”
       â€œè¿™ä½ åˆçŸ¥ã€‚”
       â€œè°è®©ä½ æŠŠä¸‹äººæ´¾é£äº†åŽ»ï¼Œä½ å¹³æ—¶è¿™ä¹ˆå¿™ï¼Œæˆ‘不在也就只有他帮上些忙了。”
       â€œè¿™ä¸ä½ å›žæ¥äº†?”
       “我看他也是个细致之人,定是比我做得好很多……好啦,收回你的小眼神,帮你洗!”
       “我们沐橙最好了。”
        ……
        两人边走边说着,过了东西厢房便到正房。叶修稍上前推开了房门,当即嗅到了一股茶香,往里边看了一眼,正是陶轩。
        内门的珠帘挂起,里面左旁是八仙桌同太师椅,正面放的是一张漆嵌金花的琴桌,桌面上摆着他常抽的烟斗,而陶轩正坐在椅子上喝着茶,看来已等候多时。
        陶轩见着叶修闲散的样子进来,身边竟跟着本在桑郂的苏沐橙,心里有些不快,但也得收着小情绪。
         陶轩放下茶杯,微颔首,笑道:“叶修,回来了。”
        叶修“嗯”了一声,苏沐橙叫了一声“陶哥”,算是打了声招呼。
         陶轩似乎此时才发觉苏沐橙的存在,发问道:“沐橙,你此时不该是在桑郂吗?怎么回来了,陆老那边怎么交代?”
          “应柴官家行程,最后一场戏提前了一晚上,就回来早了,正好赶上叶修的戏,就跑去看,没来得及与你通知一声。”
          “哦,这样啊……时间不早了,一个女孩子久留这不好,且车程劳苦,沐橙你就先回去好好休息吧,我与叶修还有事要谈。”陶轩如是道。
        苏沐橙有些踌躇,朝叶修看了一眼。
        叶修沉默,一语不发。苏沐橙才道:“我想给叶修洗个头再回去,你们先谈着,我去准备下。”
        陶轩对这结果不怎么满意,但知苏沐橙性子顽固,认准一件事就改不了,也不得不由着她,说:“那就这样吧。”
        待苏沐橙走出去,盍上门。叶修先岀了声:“有什么事吗?”
        陶轩没识得叶修不快,反而叫唤道:“不管什么事先坐下来喝口茶吧,我泡了上等的毛尖。” 显然今晚陶轩是高兴的。叶修也自觉累,没拂他意,而与他同坐一桌。
        “真可笑,只容得下几百人的前头厅竟足足有一千多人来听戏。真是挤得个风雨不透,听戏的都要挤上台来了……”
         陶轩滔滔不绝,而作为戏中主角的叶修对此不赞一词,一副不感兴趣模样。
         这时,陶轩才看出叶修的异样,一时止住了话头。
        静静地过了半晌,气氛很是尴尬。
        陶轩坐不住,走过来用手抬起叶修的下巴,问:“你怎么了?”
        叶修倏然站起来,走到窗前去,背对着陶轩。
         陶轩略略一震,脸上激起丝丝怒气,不悦道:“叶修,你不舒服?”
        “没啊。”叶修说。
        “没事那你为什么不高高兴兴的,今晚的戏不是唱的挺好的吗?”
         “没,不关那的事,只是……”叶修停顿了一会儿又继续道,“前头不是挺忙的吗?你没必要特地跑这来看我。以后没什么事也不用来了。”
         “是因为苏沐橙?”陶轩盯着叶修的背阴沉道。
        “不是,毕竟互相没感情,而我感觉挺累的,一直这样下去也没意义。只靠肉欲而维持着的关系,当一方提出结束时,另一方该心平气和地接受。”叶修总算舍得转过身来,看见了陶轩恼怒模样,接着说,“希望你能够答应。”
        陶轩一时冲动而失了态,但很快就调整了回来,仿佛是转瞬的事。那舒缓的眉头和云淡风轻的神色差点让叶修以为陶轩之前的神态不曾出现过。
         陶轩转过身子坐回椅子上,招呼叶修道:“过来坐下吧,我们谈另外一些事,也是我今晚过来的原因之一。”
         叶修闻言,看陶轩摆着架势,似有什么重要之事要谈,过来就着原来的椅子坐下。
         陶轩开口说到:“虽然你出道才不到一年,却远近闻名,无人不晓。特别是秦腔戏,竟是犹比京剧的好势头。本来我们可以借着这名声大赚一笔,不少达官贵族对你感兴趣得很,酒楼之地多的是邀请,可你一概推辞,你可知这损了我多少生意……”
         陶轩娓娓跟叶修盘算起来,饶有兴致地看着叶修,满脸志在必得。
         叶修什么都没说,反而淡淡地笑了笑,熟练地燃起烟斗,先轻吸一口,只吸到口腔,轻吹第一口,吹去过度燃烧,再轻吹一口,吹出香气,然后轻吸入口,用自然呼吸轻吐轻吸。
        陶轩见得他这模样,沉不住气,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面对叶修,好像他劣质的一面总被激出来,他一直都拿不定叶修主意,这种感觉让他感到很挫败。
        叶修吐了一个烟圈,只见得朦胧轻烟中,微盍的薄唇缀着艳丽的红。陶轩愣了愣。
        “见识一下又何妨。”叶修如是说。
       
        宅院里灯红酒绿,热闹非凡,烛光摇曳,歌舞升平,那悠远清透的歌声咿咿呀呀唱断人们的魂。

tbc.

一个普通女玩家的内心独白

        #欧欧西!
        #习习修修同居前提
        #第一人称意识流!
        #《绝地求生》(没玩过,都是看别人玩……所以可能会有令人费解的操作!)
       
        放假第一天玩《绝地求生》双排,遇到了一个声音巨好听的大佬,这还不算什么,重要的是身为单身狗的我被喂了给给牌的狗粮!(什么牌子?没听过就对了)
        事情是这样的。那场双排我随机匹配到了一个ID为君莫笑的玩家,开局大佬一路带飞,操作骚得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一切顺利进行,让我有种吃鸡如探囊取物的谜之自信。
        几分钟后开始刷第二圈,大佬跳上刚“抢”来的车,准备载我驰往安全区。
        就在这时,大佬出现了一个极大的失误!大佬开车把我给撞了!我瞬间愣住了,一下子联想到传说中那种在最后会把队友杀死的“心狠手辣”的高手,不禁悲从中来。
        原来大佬是一朵美丽的食人花。
        我满是挫败感地看着在地上痛苦地匍匐的游戏角色,它还没死透,车子只是侧身擦了我一下,并不是那种死得一了百了的正面撞飞,这时侯只需要一个医疗包……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在我眼里大佬已经完全“叛变”了……惨案发生不到一秒,我已经脑补了许多剧情。
         大佬也发觉我还没死,一边操作停车一边不知是对谁说:
       “好好好,别动,玩了这把就去睡…你看,队友都被我撞死了……”
        我特别惊讶!嘴巴很愚蠢地张了个“o”形。
        原来大佬不是故意的!我之前的脑补一切都是假的!居然怀疑了大佬的人格,简直是在侮辱大佬!
        不过……大佬在跟谁说话?女朋友?
        我的好奇心熊熊燃起。
        “骗人!你都说过多少遍了!快给我去睡觉!”
        哇!始作俑者凶凶的声音真是巨好听,元气满满的少年音超级萌!
        不不不对…两个男的睡♂觉?难道大佬是给??!!!
        大佬也是淡定,手上操作没闲着,跳下车掏出医疗包边救我边应付着始作俑者:
         “真的是最后一局,这次不骗你,晚上抱着我睡我也不嫌了,乖~”
         大佬磁性的烟嗓拖着慵慵的声线,撩人得紧,我的心口宛如中了一箭。糟了!是心动的感觉!
         “哼!我竟然比不上这个破游戏!”那边始作俑者对大佬满是怨气地说,大佬好好哄着了都不满意。
          这时候,我的游戏角色在大佬的治疗下又能活蹦乱跳了。大佬操作角色跳上了车的副驾驶,朝我道:“你来开车,我先离开一会儿,很快就回来。”
          大佬把话撂下就没声没息了。我连忙操作角色爬上主驾驶,一边开车一边想着大佬干啥去了。
          约摸30秒后,大佬回来了。
          我壮着胆问:
          “大佬,你是给吗?”
          “是啊。”
          “刚才是不是去亲你男朋友了?”
          “嗯,哄我媳妇去了,不然闹个没完。”
          对于大佬的“偷换概念”我没太在意。
          “我觉得你男朋友闹的时候超级可爱!”
          “我也这么觉得。”
          “你和他谁攻谁受?”
          “你一个女孩子问这个干嘛…”
          “哦!我知道了,大佬是受!”
          “有没有搞错,他这么可爱当然是受。
           诶,前边有人朝这开枪了。”
          “大佬放心,我开车的技术还是可以的。”
           ……
          这一局,在大佬的带领下,我“理所当然”地吃鸡了。大佬是攻是受的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只要他们俩在一块儿就觉得超级开心!狗粮管饱!(???)
          游戏结束后,我加了大佬好友,每天“缠”着大佬带我飞,大佬多半不会拒绝,一段时间后,我在好友积分榜上排第二,把我哥“踩”下去了!第一当然是大佬了!
         æˆ‘以为能一直这样下去,直到某一天,大佬突然对我说:“以后不跟你一起组队了,我媳妇最近对这游戏上瘾,要我每天陪他打。”
          æˆ‘是真真真舍不得啊!但我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孩,所以我对大佬说:“没事,我们可以玩四人一队的。”
          “emmmm…好吧…”大佬勉为其难地答应了。
         到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原来大佬男朋友见到我和大佬总是组队玩,“有点”不高兴,要求大佬教他玩,借此铲除我这个假情敌!
         wwwww被误会了,真是太伤心了!在我心里你们是最配的啊!

…………………………………………………………
很多是英语课上写的…我对不起英语老师 (*´è‰¸`*)
他们实在是太可爱了!是我的动力源啊aaaaaa

【翔叶】选择性失忆.1

        孙翔读博的时候,很牛。 自己完成了一项工作,在学术会议上作报告,讲的头头是道。

        坐在第一排的一位院士叶修很是欣赏这个年轻人,便说:“小伙子,你在哪个单位学习,以后来当我的学生?你是个好苗子,我好好培养你。”

        å­™ç¿”委屈:“我现在就是您的学生啊!”

        叶修一脸不信:“不可能,我怎么不记得有你这样的学生?”
  
        å­™ç¿”生气:“这也不是你第一次忘了我了!以前某大会报告的提问环节上,我问了一个问题,接下来你说我问的问题很好,然后问我是哪个专业的,可是我当时是你的研究生……且都研二了!”

      å¶ä¿®ååº”机敏,一拍桌子,理直气壮:“你也知道你是我的学生!?为何不引用我的工作,为何不多带带师弟师妹?”

      å¶ä¿®æˆåŠŸå æ®ä¸»åŠ¨â€¦â€¦

      ç„¶è€Œå­™ç¿”孙翔傻愣愣道:“你记得我?”

     叶修这回有些懵,这学生说话怎么不抓重点的?还有,一副小狗狗求摸摸头的可怜模样是怎么回事?

tbc.

emmmm不知哪儿看来的梗…(不敢在LOFTER上排版了 _(:з」∠)_……)

[all叶]关爱儿童特别栏目.1

( ˘•ω•˘ )欧那什么西

————————————————————————————

荣耀幼儿园采访之旅节目:

旁白:人人都喜欢叶修,但不是所有人都能得到叶修的认可。

孙翔:叶修,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黄少天:他不喜欢你!

孙翔(推着叶修肩膀又问):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黄少天:他根本就不喜欢你!

孙翔:关你什么事!

黄少天:他不喜欢你!

孙翔:关你什么事!

黄少天:他不喜欢你!

孙翔(越过叶修伸出拳头):我打你一拳!

冯园长(连忙拉住孙翔):怎么了!?

……

夹在他们中间的叶修伸出手腕向采访者(我)冷漠地表示:他们喜欢我是因为我有一双好看的手!(bushi…)

————————————————————————————

bushi……

_(:з」∠)_我不知道为什么写它……

(〃・・〃)充钻抽到了,就喜欢看他“傲骄”模样hhhhhhhh(emmmmmmm还抽到了周泽楷的杀价梗…超级搞笑 _(:з」∠)_)

        嚣张跋扈是因为年轻和实力。才出道就锋芒展露,身边的人都“宠”着他,恭维他,并且从来没有谁去教他当一个合格的队长,便高傲且自负……“我会让斗神的名号再度响彻整个荣耀。”、“今天我输了,输得无话可说。但是,明天则未必。”……原著中他有那样的表现都很符合他本身的人设。很少年,是许多年轻人都没有的意气风发和锐意进取。但真正让人喜欢的,是他的成长。 “是的,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他不再只是为自己,而是开始为整支队伍打好比赛。”“他小心,他谨慎,他不允许自己在这场对决中犯下任何错,是为了轮回战队的胜利,同时也是为了在击败过自己的人前狠狠地证明一下自己。”“他放下了骄傲,放下了自尊,一切,只是为了胜利!”……
       如果你曾见证过一个人的成长,你无法不为他感到感动。

“我也曾是个莽撞的孩子,却愿意为你成长为庇荫大树.”
                                                        -----浊欢